<track id="353l7"><div id="353l7"></div></track>

    <bdo id="353l7"><dfn id="353l7"></dfn></bdo>
    <menuitem id="353l7"></menuitem>

        <b id="353l7"></b>
      1. <legend id="353l7"><wbr id="353l7"></wbr></legend>
      2. <tbody id="353l7"></tbody>
        <tbody id="353l7"></tbody>
      3. 歡迎來到邢輝學術網!

          聯系人:邢輝

          手機:13585338791

          固定電話:0519—85256699

          傳真:0519—85256699

          郵箱:13585338791@163.com

          地址:中國江蘇常州市新北區衡山路6-6號B座5樓

          二維碼

        邢輝名案

        張某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不起訴案

        發布:xinghuilawyer 瀏覽:2634次

         

        【案情簡介】

            2013年1月至2014年2月間,常州某進出口公司、湖南某國貿公司與張家港某貿易公司為了融資借款需要,在沒有實際貨物交易的情況下,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94份,價稅合計3.1億余元,稅款合計4500多萬元,且均已到稅務機關申報抵扣。另,張某某作為常州某進出口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直接責任人在與其他公司業務往來過程中,為了謀取更多利潤,給予了業務單位的工作人員100余萬元的商業賄賂,同時向業務單位虛開了25份金額,合計375萬元的普通發票。為此,張某某及常州某進出口公司被偵查機關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虛開發票罪、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等罪名立案偵查,并被移送審查起訴。檢察機關受理后,經審查后以部分證據不足為由退回偵查機關補充偵查,退回補充偵查后,偵查機關在沒有調取到新的更多有力證據情況下再次移送審查起訴。檢察機關審查了全部案件材料后認為,鑒于本案的實際情況,本案沒有必要再次退回補充偵查,遂依法訊問了張某某,并聽取辯護人對本案的辯護意見。

        【代理過程】

            作為張某某的辯護律師,承辦人在偵查階段即介入了辯護活動,除了開展依法會見、釋明法律、了解案情等常規工作外,承辦人還在審查批捕階段依法及時向區檢察院當面遞交了《關于建議對犯罪嫌疑人張某某不予批準逮捕的辯護意見》,并著力從法律規定、事實認定、定性分析等方面進行不批捕的辯護,但遺憾的是,區檢察院雖聽取但并未采納辯護人的上述意見,張某某仍然被批準逮捕。本案移送審查起訴后,辯護人在查閱卷宗和當面與承辦檢察官交流意見的基礎上,又及時向區檢察院提交了《羈押必要性審查申請書》,并著重從犯罪構成和錯案危害等角度深入探討了張某某不構成犯罪的具體理由和錯誤羈押的嚴重危害性。但區檢察院認為,鑒于本案案情重大,且屬于疑難復雜案件,所涉罪名有可能判處無期徒刑,遂移送市檢察院審查起訴。由于事關重大,承辦人不得不重新審定辯護方案和思路,在堅持前期無罪辯護意見的基礎上,及時向市檢察院提交了《致人民檢察院之律師辯護意見書》,并詳細從管轄、犯罪構成、刑法原理、權威觀點和無罪判例等方面充分論述了律師的辯護意見。最終,市檢察院采納了承辦人的辯護意見,并依法將案件退回區檢察院。后辯護人繼續與區檢察院溝通,并將相應辯護意見及無罪判例一并提交區檢察院,區檢察院退查時亦明確建議偵查機關將案件移送至張某某所在地有管轄權的偵查機關處理,但由于種種原因,案件退查后,偵查機關在沒有新的事實、證據和理由的情況下又將本案重新移送至區檢察院審查起訴。鑒于本案已經被批準逮捕的實際情況,但案件的事實、證據和定性等方面又確實存在重大爭議,區檢察院將面臨著訴與不訴的抉擇。

        【承辦結果】

            區檢察院在訊問張某某并聽取辯護人的意見后,經審查認為,張某某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虛開發票罪、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等罪名一案,該案已經退查一次,且沒有必要再次退查。其中,張某某涉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以該罪名追究其刑事責任,但張某某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和虛開發票罪由于證據不足,不符合上述兩罪名的犯罪構成要件,遂依法作出不起訴決定,詳見“臺椒檢公訴刑訴【2015】345號起訴書”。至此,張某某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獲得不起訴的辯護效果。

        【律師評述】

            所謂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是指違反國家稅收征管和發票管理規定,為他人虛開、為自己虛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介紹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本案中的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名是一個專業性極強的罪名,也是一個在理論界和實務界引起廣泛關注和備受爭議的罪名。言其專業性是因為該罪名涉及到稅法和財會領域,很多專業知識法律人士未必具備,言其爭議性是因為該罪名從立法表述到學理解釋再到司法實務均無統一的認識和明確的結論,正因為如此,司法實踐中,涉及到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的案例,各地的判決內容大相徑庭,有的判例認為該罪名是行為犯,只要實施了虛開發票的行為就當然構成本罪,而有的判例則認為該罪名是目的犯,只有主觀上具有偷騙國家稅款的目的才能構成本罪。

            筆者認為,之所以會出現這種罪與非罪的重大分歧,一方面來源于國家對增值稅專用發票的政策導向即順利推行之需和打擊虛開行為,另一方面來源于刑法第205條的的表述即本身無犯罪目的的表述,這兩點是持行為犯論者的政策和立法依據。實際上,從立法本意上考察,該罪名的立法本意在于防止和避免國家稅款遭受損失,對于那些主觀上不具有偷逃稅款,客觀上又沒有給國家稅款造成任何損失的虛開行為,是不應當以該罪名定罪處罰的。具體到本案而言,筆者認為,張某某的行為不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具體評析如下。

            首先,從該罪的立法本意考量。

            雖然從刑法第205條的規定中看不出本罪需具有騙取國家稅款的目的,但任何犯罪除了具備形式上的刑事違法性外,還必須具備實質上的社會危害性,而本罪設立的初衷在于確保國家稅款不受損失,不能僅僅因為立法表述的不周延就據此一概推定只要有虛開行為就一律定罪處罰,否則有違刑法的謙抑性原則,也與立法的本意背道而馳。

            其次,司法界的主流觀點亦可印證。

            傳統司法觀點認為,“票、貨、款”必須一致,否則就是虛開,且一旦認定虛開就構成本罪。但隨著稅法制度的發展與完善,特別是觀念的革新,如今的司法實踐觀點正逐步轉變為:對于為制造企業虛假繁榮,相互對開或循環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由于行為人主觀上非以偷騙稅款為目的,客觀上已按規定繳納稅款甚至還多交一部分本不應向國家交納的稅款,不具有偷騙稅款的目的與現實可能,不應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論處。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最高人民法院于2004年11月24日至27日在蘇州市召開了全國部分法院經濟犯罪案件審判工作座談會,并形成了《全國法院經濟犯罪案件審判工作座談會綜述(2004年)》,與會者也一致認為:行為人主觀上不具有偷、騙稅目的,客觀上也不會造成國家稅款流失的虛開行為不應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論處。

            再者,法學界的權威觀點也持贊成意見。

            我國刑法學界泰斗,北京大學法學院博士生導師陳興良教授更是目的犯的堅定支持者。陳老師發表在《法商研究》2004年第3期上的文章——《不以騙取稅款為目的的虛開發票行為之定性研究》明確了此觀點。陳老師在此文中陳述到: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屬于非法定的目的犯,如果行為人主觀上沒有抵扣稅款的目的,只是一般的虛開,它不會侵犯稅收征管制度,只是一般的違反發票管理的行為,不能構成本罪。

            最后,部分省高院的類似判例也持肯定意見。

            司法實踐中,對于不以騙稅為目的且沒有給國家稅款造成損失的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件,判決無罪的判例客觀存在。如湖北省高院(2002)鄂刑終字第342號刑事判決書,以上訴單位湖北南方汽車工業貿易有限責任公司和上訴人吳獻勇雖有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但主觀上不具有偷騙稅款的目的,客觀上亦未實際造成國家稅收損失,其行為不符合刑法規定的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犯罪構成要件,故改判上訴單位和上訴人無罪。類似的判例還有浙江省高院審理的盧才興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無罪案等等。據媒體報道,震驚全國的黑社會頭目劉漢所在的漢龍集團為了融資之需,尋求與五礦有色合作,并簽訂了虛假的貿易合同,虛開巨額增值稅專用發票,以虛增業績騙取銀行貸款,據依法審計,僅發票涉及的稅額就達48億元之巨,但檢察機關最終在起訴的15項罪名中沒有認定其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由此可知,司法機關對于處理此類案件是遵循了“主觀上具有偷騙稅的目的,客觀上給國家造成實際損失”的這一刑事司法原則。

            綜上所述,承辦人認為,律師辦理涉及經濟領域的復雜犯罪案件,特別是涉稅案件,不僅要有深厚的實體法功力和相關交叉學科的知識,而且還要對國家政策、立法本意、權威觀點和司法動向諳熟于心,只有這樣才能在辯護過程中找到辯點和找準辯點,以最大限度地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和確保法律的正確實施。

        光棍电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