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353l7"><div id="353l7"></div></track>

    <bdo id="353l7"><dfn id="353l7"></dfn></bdo>
    <menuitem id="353l7"></menuitem>

        <b id="353l7"></b>
      1. <legend id="353l7"><wbr id="353l7"></wbr></legend>
      2. <tbody id="353l7"></tbody>
        <tbody id="353l7"></tbody>
      3. 歡迎來到邢輝學術網!

          聯系人:邢輝

          手機:13585338791

          固定電話:0519—85256699

          傳真:0519—85256699

          郵箱:13585338791@163.com

          地址:中國江蘇常州市新北區衡山路6-6號B座5樓

          二維碼

        社會傳媒

        《常州晚報》法治大講堂—邢輝點評保護個人信息“新規”

        發布:xinghuilawyer 瀏覽:791次

          5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出臺《關于辦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下稱“司法解釋”),解釋規定,公民的姓名、身份證件號碼、通信通訊聯系方式、住址等,這些都屬于公民個人信息。

          個人信息跟我們每個人的人身、財產密切相關,稍不留心,個人信息就會被泄露,被人用來從事違法行為。雖然這個司法解釋是給司法機關作為辦案的參考,但因其事關每個公民的切身利益,本期的法治大講堂邀請常州律師協會刑委會副主任、江蘇圣典(常州)律師事務所主任邢輝律師為讀者解讀這個司法解釋。

          17日、18日兩天,鐘樓區勞動西路嘉仁大廈門前很多老年人排起了長隊,隊伍從大廈門口一直蜿蜒到馬路邊。這些老年人之所以在此排隊,是為了免費領取一袋雞蛋。而免費領取的條件是要留下姓名、住址及聯系方式。

          一些路人了解情況后提醒這些老人:這些姓名電話等聯系方式都屬于個人信息,一旦被不法分子利用后果不堪設想,為了一袋雞蛋不值得,但老人們卻不在乎這些。

          對這一現象,一位常州律師報以苦笑:“其實,這些老人是把自己的個人信息用一袋雞蛋就‘賤賣’了啊。”

          除了自己“賣”,公民的個人信息還常常會被別人用各種手段拿去“賤賣”,常州晚報多次報道過的房產信息中心“內鬼”泄露業主購房信息一案就是一個很好的例證。

          律師認為,個人信息“漏洞”,需要法律“補丁”,這就是這條司法解釋出臺的背景之一。

          案例分析

          今年31歲的殷某案發前是市房產信息中心技術科工作人員。從2009年至2016年5月,殷某在市房產信息中心及其全資投資公司房信網絡信息技術服務有限公司工作期間,利用負責房產信息中心商品房預售系統日常運行維護與管理的職務之便,為徇私利,違反保密規定,擅自將商品房預售系統數據庫中的3萬余條小區業主個人信息(包含小區業主姓名、聯系方式、購房地址等)以每條一兩毛錢的價格通過QQ文件、QQ郵箱傳輸的方式銷售給鄰居章某某。

          隨后,上述信息又被章某某以0.9元至1元左右的價格轉賣給前同事顧某,顧某又以普通住宅每條0.9元、別墅每條1.2~1.5元不等的價格倒賣給朋友李某某,而李某某又以每條4.5元的價格出售給從事房地產銷售中介和房屋裝修的他人。致使房產信息中心系統中的業主個人信息嚴重泄露,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

          根據《解釋》規定,出售3萬多條屬于情節特別嚴重,而且,泄露信息者是在履行職責過程中獲得的公民個人信息,這個情節也屬于情節特別嚴重。按照《解釋》規定,犯此罪情節特別嚴重的,要處3年以上有期徒刑。而當時,法院沒有認定這名泄露者的犯罪情節屬于特別嚴重,“內鬼”殷某僅僅將其判刑1年3個月。

          非法獲取個人信息用于合法經營,也可能犯罪

          1、什么是法律規定的公民個人信息

          我國《刑法》第253條規定的“公民個人信息”,是指以電子或者其他方式記錄的能夠單獨或者與其他信息結合識別特定自然人身份或者反映特定自然人活動情況的各種信息。

          公民個人信息的具體形式有:姓名、身份證件號碼、通信通訊聯系方式、住址、賬號密碼、財產狀況、行蹤軌跡、通信內容、征信信息、住宿信息、交易信息等等。

          邢輝認為,像上述提到的,一些老年人為了領取免費雞蛋,給商家留下的姓名、電話及家庭住址等,都屬于公民個人信息,都受法律的保護。

          不過,邢輝認為,從這個商家獲取這些信息的手段看,用這種手段獲取公民個人信息還不算違法。因為,商家收集這些信息時經得被收集者同意。但是,商家在取得這些公民個人信息后,就有了一個妥善保管的義務。

          《解釋》第3條規定,未經被收集者同意,將合法收集的公民個人信息向他人提供的,屬于刑法第253條規定的“非法提供公民個人信息”,但是經過處理無法識別特定個人且不能復原的除外。

          2、《解釋》加大了此類犯罪的處罰力度

          “沒有司法解釋的時候,法院在操作中,對于構成犯罪標準例如買賣個人信息多少條等問題并不明確,更不明確的是何種屬于‘情節特別嚴重’要判處3年以上的情況。”邢輝說。

          《解釋》第5條用列舉的方式,列舉了10種情形,如出售或者提供行蹤軌跡信息,被他人用于犯罪的;知道或者應當知道他人利用公民個人信息實施犯罪,向其出售或者提供的;非法獲取、出售或者提供行蹤軌跡信息、通信內容、征信信息、財產信息50條以上的;非法獲取、出售或者提供住宿信息、通信記錄、健康生理信息、交易信息等其他可能影響人身、財產安全的公民個人信息500條以上的等等。《解釋》把10種情形認定為刑法規定的“情節嚴重”。

          同時,此次出臺的《解釋》對這類犯罪不僅有了具體操作尺寸,還加大了處罰的力度。

          3、同屬個人信息,為何有50條500條區別

          很多人注意到,《解釋》中有關侵犯公民個人信息50條和500條的不同規定,比如,《解釋》規定, 非法獲取、出售或者提供行蹤軌跡信息、通信內容、征信信息、財產信息50條以上屬于情節嚴重,而出售 公民個人住宿信息、通信記錄、健康生理信息、交易信息等500條以上才算是情節嚴重。

          對此,邢輝認為,不同的公民個人信息對公民個人的人身、財產安全有不同的危害程度。這樣規定是立法機關出于保護“法益”重要性和緊迫性的角度而作出的區分,雖然同屬于“公民個人信息”的范圍。

          但相比而言,公民的行蹤軌跡、通信內容、征信信息等對公民個人的人身和財產安全影響更大,更直接,也更重要。所以《解釋》規定只需要50條以上即達到入罪的標準。而公民的住宿信息、生理健康信息、電話號碼等信息對公民的人身、財產安全影響相對較小,危害也相對較輕,所以司法解釋規定需要500條以上才達到入罪的標準。

          4、非法獲取個人信息用于合法經營,是否構成犯罪?

          據了解,目前個人信息已經成為一些商家精準營銷的主要資源。為了迅速打開營銷市場,很多商家不惜花重金購買公民個人信息。如在鐘樓法院去年辦理的那起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的系列案中,這些被泄露出來的公民個人信息,下游的很多買家就是我市的裝修公司、家具公司等,其中不乏一些知名企業。

          很多商家不免要問,如果我用購買來的個人信息去從事合法的經營活動,這種行為違法嗎?

          對此,邢輝解釋說,首先需要說明的是,即便將公民個人信息用于合法的經營活動,其獲取的手段和途徑也必須合法,也要尊重當事人的意愿。換言之,經營者的動機和用途正當不影響犯罪構成。

          如《解釋》第6條規定,為合法經營活動而非法購買、收受公民個人信息獲利5萬元以上的,也構成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

        光棍电影院